|技术支持|催眠原创(周成松):如何做儿童催眠

来源:公众号:催眠视界日期:2019-04-21 08:36 浏览:

       很多人在催眠课程中以及日常督导中会问,儿童怎么催眠?很多人对催眠方法和过程的理解往往是很正统的:椅子(沙发),安静的房间,音乐等等。而在现实的催眠应用中,尤其是心理危机干预,日常心理干预过程中,很多的工作就是自然环境中完成。很多年前在北京的时候,一位参加拓展训练同行在公交车上晕车,我们就是站在公交车上完成了诱导让其正常的乘坐公交直至下车。儿童心理催眠,就更不需要那么的应用”流程“,很多时候,催眠的过程如果过于流程化,就已经失去了催眠的魅力和生命活力,也失去了对个体差异化的尊重。儿童心理催眠,可以在游戏中,可以在玩笑中,可以在一个故事中,孩子的内心世界,孩子的丰富的想象力,超出了我们很多成人的认知范围,这一点,对于专业催眠者,心理咨询师,很重要。对于很多家长更加的重要,因为,对于儿童来说,父母就是他们生活中的催眠师,你要塑造一个什么样的孩子,和父母的言行密切相关。
 

       我7岁的女儿昨天晚上看动画片柯南,晚上睡觉的时候让我给她做个催眠(她经常在我的工作室以及催眠培训课堂中出现,所以对催眠一词非常的熟悉),我通过一个故事实现场景诱导,她很快的进入了催眠状态,而且很开心,然后我慢慢的把她转变进入睡眠状态。当她进入睡眠的时候,我妻子走过来,告诉我孩子在洗澡的时候跟她说:“等睡觉的时候让爸爸帮我做个催眠,动画片里一个人蒙着眼睛一下子杀了两个人,太吓人了”。其实在她看电视的时候我在一边写另一篇文章,我看到她看动画片的时候一个瞬间把头躲在了布织的玩具狗后边,我当时我就走过去,就是抱着她和她一起看,并且让她讲动画片里在干什么(拥抱可以让孩子在那个时候的身体消除恐惧的身体记忆,但是 至少要5秒钟以上)。所以,在她让我给她做催眠的时候,我就把她引入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让其产生积极情绪和心理意象,去消融其原有的心理情绪反应,孩子一夜睡的很香,第二天早晨的时候依然很开心。
 

       今天晚上我们做完咨询结束一起回到家,吃完饭我在一边写文章,她在一边又看起了动画片柯南,我提示她不再看,但是她好像很喜欢看,我没有再理会,并在等着她找我,因为她习惯了她遇到了不开心等一些事情的时候找我说,我让她不再看一是觉得她的年龄和心智还不完全可以在这个动画片里转悠,没有阻止她看是看一下是否还会诱发一些害怕的记忆或者感受。等她看完动画片的时候,我在一边洗脸,她跑到我跟前拽着我的衣角跟我说,“爸爸,陪我上卫生间”,我问她:“你想到什么了”,她说:“我还没忘记那个杀人的独眼人,害怕!”我跟女儿说:“你给他头上安上两个角,嘴上涂个口红,眼睛全蒙上”她笑了。我继续说:“把他的衣服换成小女孩的衣服,把他手里的刀变成雪糕,再给他化化妆,给他化成大花脸”。女儿特别开心。我说:“去吧”。她自己跑卫生间去了,而且一直开心的笑出声来,而后唱着歌爬床上睡觉去了。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就预想着如果她今天晚上不主动找我调整这个问题,我还会在她睡觉之前和她玩一会催眠游戏的,因为我知道女儿的想象力,她的图像记忆在今晚调整之前,还是有需要积极干预的地方的。

     
  有的人问,儿童怎么催眠,有什么方法吗?我会说我从来没有什么固定的方法对儿童催眠,我会跟着儿童走,也会带着儿童走。

 

      还有的人会问,说他自己被一些心理咨询培训上要求说,心理咨询不可以对家人实行,我学习了催眠是不是也不可以对家人应用。我就会讲讲我是怎么给我妻子催眠的,给儿子做催眠缓解考试紧张的,给还是儿童的女儿是怎么催眠的。
 

      其实,对家人实施催眠,不在于方法论,而在于你们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以及你要做的什么,在我的一些催眠培训课程中,我们都会练习和家人如何用催眠学的原理建立良性的积极的关系,我希望心理学一线和基层的应用者,不能被局限在一些概念中,也不能被局限在一些早期的那些所谓的专家的一两句话当中。

支持原创,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周成松
更多信息,请关注公众号:催眠视界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